行云时空CEO王洪亮:我们要把AR眼镜做到最轻 - 新闻中心 - 行云时空[官网]

行云时空CEO王洪亮:我们要把AR眼镜做到最轻

来源:头条号(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) 时间:2016年07月07 日 09:44

VR/AR时代,设备的终极形态是什么?行云时空认为,AR时代,新型移动智能终端的形态必将会出现,它将是对当下手机形态的更迭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行云的目标是AR,接下来要发布重量不超过60克的AR眼镜。
作为一家已经研发出当下最轻VR眼镜的公司,北京行云时空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行云时空”)沉默得不像话。
与当下火热的VR创业热潮相比,行云时空除了在刚成立时曾对外发出过声音,间或地又因美国CES展的表现被某些英文媒体报道过,在接受数娱君采访前,行云时空和CEO王洪亮本人已经隐匿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在近期的一次上海之行中,行云时空CEO王洪亮和COO龙能接受了数娱梦工厂的独家专访。
王洪亮直言,VR火起来很快,但很多公司都在造概念,同质化很严重,行云时空必须要沉下心来明确自己的优势,需要时间来攻克技术。目前行云时空从技术层面已经完成了对AR的阶段性探索,在发展路线上,已经对旗下的VR业务和AR业务做了区分。
(行云时空CEO 王洪亮)
王洪亮认为,在VR时代,移动终端这一属性的认知或许不会那么强烈,但到了AR时代,新型移动智能终端的形态必将会出现,它将是对当下手机形态的更迭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行云时空的目标是AR,更准确的说,是匹配AR的新型移动智能终端。
不过,行云时空也并没有放弃VR,公司内部已做了明确的路线划分,眼镜的VR版将主打行业深度合作开发,即2B;AR版则更多地面向消费级市场拓展,走2C路线。
据悉,新版的通透式可折叠、且搭载了行云时空自主人机交互技术的AR眼镜将会在7月品牌发布会上正式发布。目前行云时空正在A轮融资中。
轻只是起点,人机交互才是关键
采访当天,数娱君看到了行云时空自主设计和研发的VR眼镜:与盒子式、头盔式的设计不同,行云时空的眼镜整体佩戴感上与普通眼镜体感无异,整体外观呈流线型,采用了半遮挡的设计,使得佩戴者可以体验到35°视场角(相当于是2米看50寸的大屏)的同时,自由行动无碍。搭配的体感技术,使得画面随人而动。当数娱君抬头时,可以看到当时的天气情况,当低头时,天气状况自动隐藏。
“我们产品根据不同的配置重量在60克到90克,从目前真正拿出可使用产品的角度来说,我们是最轻的。”王洪亮告诉数娱君。
“扎克伯格说了,VR设备都会往眼镜形态走,其实这是句漂亮的废话。所有设备的普及化,都必须做到符合可移动便携这一特征。”王洪亮强调,行云时空创立时就意识到了这点,在面向消费端市场的研发上,一开始的路线就是眼镜,“‘轻’对行云时空来说是个常识,拿一个常识反复说没意义,所以,就行业趋势和我们的发展来看,轻只是起点。”
“目前我们的国内和国际专利总计已经达到了60个。年底可能会达到98个,这个跟我们自主研发的速度是一致的。”王洪亮提到行云时空技术时十分自信,但他在回顾年初美国CES展时,也坦率地表示,相比海外公司的研发速度,行云时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,差距主要是在研发投入上。目前行云时空正在A轮融资中,基于行云时空的发展路线,行云时空将来也会投入较大资金展开研发。
值得注意的是,王洪亮并不认为“轻”足够代表行云时空的绝对优势。相比对“轻”的描述,王洪亮更愿意把沟通的重点放在人机交互上。曾先后在浪潮、百度任职的王洪亮,2014年创立行云时空时的第一件事,就是说服大学同学王鹏杰加入行云时空。此时,距离王鹏杰展开VR/AR技术的研究已有8年。
王鹏杰是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,精通于计算机视觉算法(人机交互)的研发,与海外顶级的研发团队多有接触,在技术判断上具备广阔地视野,并拥有较深地技术人脉。
王洪亮很清楚王鹏杰的研究领域给行云时空带来的价值。本质上,王洪亮坚信VR/AR领域一定会诞生新的普及性移动智能终端。每一代的普及性的智能终端都伴随着交互方式的创新
“上一代平台是手机,交互上是触摸屏,再上一代是PC,是鼠标和视窗操作系统,那么VR/AR是什么?这是行云时空重点探索的方向。”王洪亮认为,交互方式的突破会是行业的拐点。
王洪亮进一步解释道,VR/AR时代,尤其是AR,所有的应用是要基于交互的。“交互是整个生态产业链里面这个是核心点。所以交互方式是打通软件和硬件的核心,这点解决了,再去兼容硬件和软件、操控。”
王洪亮透露,在人机交互方案上,行云已经在逐步地将算法匹配硬件落地。在接受数娱君采访过程中,王洪亮展示了行云时空的一种人机交互方案——全向体感指环。指环操控足够简单,轻便易携,重量只有10克。
行云时空目标是ARAR眼镜预计七月发布
沿着商业逻辑一路向前,既然已成功地打造出了最轻的VR眼镜,接下来行云时空是否要启动市场推广?
王洪亮的答案是肯定,又是否定。
王洪亮说,市场推广是必然的,尤其对于行云时空想要打造下一代移动智能终端的愿景来说,市场将是检验行云时空能力的关键战场,但行云时空并不想在VR上停留太久。
“VR的前景确实是可期的,但从VR技术形态来说,它更多是辅助性的应用。”王洪亮称,无论是VR的设备还是VR的内容,都是在原有以手机、电脑、电影屏幕等设备基础上,实现原有功能的升级,和体验的强化,它可以将体验做到极致,针对很多极其注重体验的行业,赢得市场。
AR则不一样,AR的基础是一种全新的信息呈现手段。“AR是颠覆性的,它将真正改变人与世界的沟通方式。”王洪亮说,在VR时代,移动终端这一属性的认知或许不会那么强烈,但到了AR时代,新型移动智能终端的形态必将会出现,它将是对当下手机形态的更迭。
从这一角度出发,王洪亮说行云时空的目标是AR,更准确的说,是匹配AR的新型移动智能终端。
按照王洪亮的说法,行云时空已完成了阶段性的技术探索,新版的通透式可折叠,且搭载了行云时空自主人机交互技术的AR眼镜将会在7月品牌发布会上正式发布。
VR眼镜主打2B,AR眼镜面向消费级市场
不过,王洪亮也反复强调,这并不意味着行云时空将会放弃VR市场。行云时空内部已做了明确的路线划分,眼镜的VR版将主打行业深度合作开发,即2B;AR版则更多地面向消费级市场拓展,走2C路线。

负责行业应用拓展的COO龙能说,行云时空的VR眼镜引起了很多行业的兴趣,比如医疗、体育、教育、导览、建筑设计等。这些企业,有的是直接下订单采购行云时空自主设计的VR眼镜,有的则是与行云时空签署相关协议,要求行云时空提供软硬件一体化的VR移动解决方案,从外观到技术上,基于当下的VR眼镜进行改良。

(行云时空已和医疗设备企业达成合作,提供VR眼镜)
龙能把行业应用深度合作开发对行云时空的重要性,比作造血。从目前已接近落地的行业应用合作来看,她对2B市场的前景表示乐观。
产品出身的王洪亮则把行云时空的两条路线,视为行云时空对中国市场潜规则阶段性的遵守:中国市场短期内还不能容忍Magic Leap这样的企业存在,所以行云时空选择边在市场中生存,边创新。“你不能总指望别人来发现你的价值,你自己要创造价值。”王洪亮说他最大的担忧是外界会误读行云时空长期的发展目标,但这是行云时空在一个不成熟的市场中,必须经历的道路。
王洪亮表示,2B的市场,有很多种玩法,资本的结合也好,独立分开也好,这些都在长远的考虑范围内,但行云时空最大的野心还是AR时代的移动智能终端。

本文来源:头条号(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)